Blog

Lily Tang Williams runs for Congress

I am Lily Tang Williams. I was born in China to illiterate working-class parents, suffered under Mao’s Cultural Revolution and Communist dictatorship. I wanted freedom. America was my promised land. I was 23 when I fled tyranny.

不朽的时代强音-《中国民主革命之路》之三

反观中共的专制统治,人们不但没有讲话的自由,甚至没有不讲话的自由。不表态,不讲话,就是抗拒,就是罪上加罪。著名学者胡适,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之后,他在大陆的一位亲属,在中共的威逼利诱下,发表了一些攻击胡适的言论。胡适知道他是言不由衷。胡适感慨地说,看来,跑到台湾是对了,国民党起码还有不讲话的自由,共产党连不讲话的自由也剥夺了。正是中共剥夺了人们不讲话的自由

不朽的时代强音-《中国民主革命之路》之二

2002年王炳章先生被中共特务从美国诱骗到越南后被跨境绑架回中国,至今身陷囹圄已近二十年,但王炳章先生的著作《中国民主革命之路》依旧穿透历史的尘烟,闪烁着光芒。让我们一起重读经典,汲取智慧,继续前行。 (接上一篇) 六问:民主制度还有其它几个要素, 请问是什么? 答:民主制度的第三个要素是多党制。多个政党公平竞争, 互相监督。你干不好, 就下台, 让别的党试试看。西班牙在佛朗哥时代结束后, 开放了党禁, 步入民主制度。一时间, 冒出了成百上千个小党。但不久,就形成了两大政党掌控局势的局面, 其它小党影响力不是很大。台湾开放党禁后,也有类似情形。为什么呢?这是因为, 政党乃代表某一群体的利益。社会上的最大的两个经济利益群体,一是劳工阶级(劳方), 一是有产阶级(或称投资阶级, 资产阶级, 资方)。两大经济利益集团,则会推出两大政党,分别代表自身的利益。美国的民主党,比较倾向于劳工阶级、少数民族和女性选民。共和党则倾向于投资阶级, 在移民及少数民族问题上, 比较保守。英国的工党及很多欧洲国家的社会民主党, 较象美国的民主党,而英国的保守党及德国的基督教民主党, 较似美国的共和党。也就是说,社会上最终形成两大倾向性的政党, 在当今时代是难免的。其它小党,或代表特殊族群(如加拿大魁北克党, 代表以独立为诉求的法语系族群),或代表特殊的利益团体(如德国的绿党) 。综观当今民主国家,多是由两大政党轮流执政。形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两党政策的左右摇摆,整个社会在左右摇摆中获得平衡。比如,社会民主党(或美国民主党) 上台执政, 推行偏左的路线,比较多些照顾劳工阶层的利益,如增加最低工资,强化医疗保险,增加失业金、救济金、养老金等。在社会这种左摆的情况下,专吃社会福利的懒人增加,投资者因负担加重而将资金转向国外投资,失业率上升,社会生产力衰落,国际竞争力削弱。久而久之,整个社会将被左倾福利政策拖垮,人民生活水准反而下降。七十年代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曾发生过这种情况。这时,改革呼声即起,保守思潮回头,执行右倾政策的政党便会上台。右倾政党随即纠偏,执行倾向投资阶层利益的政策,如放松政府对某些项目的投资管制,出售国有企业,鼓励投资,减少税收,削减福利等。如此,投资增加,就业增加,懒人减少,社会生产力提升。但是,如果右摆过了头,就会导致贫富悬殊,劳工福利得不到保障,老弱病残得不到照顾,社会不稳定因素增长。下次选举,广大的劳工选民就会把左倾政党请回来,社会再向左摆。就这样,社会在左右摆动中获得平衡。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左右政党的政策差距渐趋缩小,但其倾向性还是可以察觉出来的。左右两大政党虽主宰政局,但小党仍有活动空间和作用,本书不拟讨论这一课题。 将来,中国会出现一个类似欧洲社会民主党的左倾政党,倾向劳工阶层。与之对立的,是另一个倾向投资阶层利益的大党,类似美国的共和党和英国的保守党。多党制的好处还有许多,最重要的是,它使执政党励精图治,不能胡作非为。 别说贪污腐化,就是政绩不佳,选民也会在下次选举时,将你轰下台,换上其它政党。 中共在改革开放后,特权横行,贪污成风。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是一党专政,如果有另一个政党监督、制衡,并有取而代之的可能,中共这个执政党就不会这么肆无忌惮了。当然,言论、新闻自由的监督,司法的独立也是不可或缺的。 总之,多党之间的公平竞争,让选民自由选择,是民主制度不能缺少的要件。 七问:民主制度的第四个要素是什么? 答:民主制度的第四个要素,是周期性选举制度,即定期举行各级政权的公平选举 。曾有人问一位美国的社会学者,美国什么东西值得他骄傲。这位学者回答说,我们能够每四年选出一位总统。这句话极其平常,但又极为发人深省。的确,世界之大,国家之多,有几个国家的人民能够象美国人民一样,定期的、公平的、公开的、自由的、毫无恐惧地选择自己的国家领导人呢? 民主选举一定要公开、公平,不能由某党、某派包办和操纵。如总统(或称主席)的选举,应该每个人都有权竞争这个职务。在美国总统选举时,每次都有几位不大知名的人士,登记为总统候选人。虽然选不上,却成为民主制度的见证和民主理念的润滑剂。 选举要定期,这是另一项重要的游戏规则。执政者干的不好,选民下届换人就是了。这就需要定期的选举。 八问:民主制度的第五个要素呢? 答:民主制度的第五个要素,是法律保障下的言论自由。美国开国元勋杰佛逊曾说,如果让他在一份独立的报纸与政府之间做一选择,他会选择前者。可见,他对言论自由是多么情有独衷。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文规定,国会不得立法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请注意:美国宪法并不象中共宪法那样,规定人民有言论自由,而是规定政府不得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这是两种不同的立法原则。信仰基督教的美国人民认为,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是上帝赋予的,是天赋的,是与生俱来的,是不言而喻的,根本用不着法律的赋予。后来,为了强化对言论自由的保护,才立法明文约束政府,不得用任何形式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这样,就有了双保险。 为什么民主社会如此重视言论自由呢?因为,选民总觉得,把权力交给某些人(政府官员),是不大放心的。而言论自由,包括出版自由,是监督政府最有效的武器,以防止官员为非做歹。在民主社会,新闻出版界被称为第四权,与立法、行政、司法权并立。新闻记者被称为无冕皇帝。政府官员,上至总统,下至公务员,均逃不出新闻人员及闪光灯的监督。任何寻私舞弊,贪赃枉法,立刻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涉入水门事件而触犯法律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是在新闻界(尤其是华盛顿邮报的记者)穷追猛打下,被迫辞职的。事隔几年,华盛顿邮报举行百周年报庆时,大批美国政府官员抵会祝贺。白宫的代表致词说,一提到华盛顿邮报,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大家的心情,那就是心中“怕怕”。一句话,引起哄堂大笑,但幽默中,也着实反映出民主政府的官员对新闻界的敬畏。的确,在民主国家,高官行为不检点,被新闻界修理而搞得灰头土脸、甚至丧失仕途者,真是不计其数。前白宫克林顿总统的幕僚长,坐公家飞机私人度假;前加拿大国防部长出入色情场所; 都没有逃出新闻记者的眼睛。 言论自由又被引申为表达自由。正是言论自由具有如此巨大的威力,民主社会对言论自由、表达自由的保护一直不遗余力。著名的焚烧美国国旗事件,维吉尼亚某高中学生拒绝起立唱国歌事件,曾喧闹一时,最后,肇事者均判为无罪。法院在宣判书中,引用宪法第一修正案,宣布:人民有权焚烧国旗,有权拒唱国歌,这是表达自由,政府无权干涉!真是掷地有声,杰佛逊九泉之下当会含笑。 反观我们中国,别说烧国旗,就是说句中共当局不受听的话,不知多少人为此含冤入狱,家破人亡。现在,经济上开放了,但言论自由上不敢开放。有人会说, 现在人们什么都敢讲,为什么说没开放呢?只是在朋友面前讲讲而已,在小范围内发发牢骚、骂一骂,不叫真正的言论自由。真正的言论自由,指的是发表和出版的自由。象我这样的小册子,能够出版,才叫真正的言论自由。为什么中共不敢开放发表和出版的自由?中共特权们干的坏事太多了,暴了光,他们的权力宝座还能保的住吗?积极促进言论发表和出版的开放,是民主运动的工作之一。 九问:你刚才提到民主的“硬件”与“软件”的概念,可否说明一下? 答:理念和制度,犹如电脑的“软件”与“硬件”,是互相搭配的。“软件”是程式,只有搭配相容的“硬件”,“软件”才能工作。同理,民主的理念,只有在民主的制度下,才能实现。象“主权在民”、“政治上人人平等”、“服从多数,保护少数”这些理念(软件),在中共专制的体制下,别说实现,就是宣传一下,也会受到迫害。反过来,专制的理念,如什么“党指挥枪”、“四个坚持”一类,在民主制度的“硬件”中,亦无法运行。 我要指出的是,民主运动不能只是停留在宣传理念的层次上,更重要的,是要以建立民主制度为目标,即完成“硬件”的工作。 在某种意义上讲,设立“硬件”(制度)的工作可能更为重要。雅典人创建了民主制,但缺乏人权观念,以致外邦人、妇女和奴隶没有公民权。美国立国之初,建立的是三权分立的民主政体(硬件),但很多民主的理念并未实现。例如,妇女和黑人没有选举权(超过应有选民的一半),黑奴的基本人权得不到保障。但是,我们决不能以此否认它是民主的政体。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妇女和少数民族表面上都有了选举权,但决不能以此否认它是专制制度。权力分散、互相制衡的民主政体(硬件) 确立后,即使某些民主的理念一时不能完全实现,它却给未来实现这些理念,奠定了基础。如同电脑,“民主”“硬件”组装完成后,相容的“民主”“软件”随后 慢些写,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如果组装的是专制“硬件”,写多少民主的“软件 ”也是徒劳。因此,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建立分权制衡的民主政体,是民运的工作重点。 我也要提醒大家,中国的民主政体建立之初,民主理念的实施,可能会有不理想之处。这不用急,应允许有一段时间的软硬件调试期。 十问:请问民主运动追求的自由是什么? 答:谈到自由,人们都会想到“不自由,勿宁死”的名句及“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名诗。为了自由,多少人抛弃生命,牺牲爱情,写出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故事。自由,的确是民主运动追求的一项崇高目标。 自由及自由主义的概念似乎一直是讨论不完的问题。在这里,我试图跳出学术 讨论的圈子,把问题简单化,通俗化,将自由大致分为四个方面来讨论。 第一,思想、精神上的自由。第二,言论及表达上的自由。第三,行动上的自由。第四,摆脱义务性约束和既成规范的自由,即争取自由的自由。 先谈思想与精神上的自由。自由是对拘束而言。思想与精神自由,不仅是无拘无束的思想和思考,而且是无忧无虑的思想与思考。问题看来非常简单。其实不然。在中共专制下生活过的人,大都有过这样的经验:虽然你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但是,一旦想到中共整人的残酷,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其实,中共就是有意在制造这种恐惧感,并利用人们的恐惧感维持其统治。所以,所谓思想与精神自由,首先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一九七九年十月三日,我从北京机场出发,负芨留学。一直到飞机起飞,确切一点说,当飞机飞出国界抵达卡拉奇时,我才松了一口气:终于逃出了中共的魔掌 […]

不朽的时代强音-《中国民主革命之路》之一

2002年王炳章先生被中共特务从美国诱骗到越南后被跨境绑架回中国,至今身陷囹圄已近二十年,但王炳章先生的著作《中国民主革命之路》依旧穿透历史的尘烟,闪烁着光芒。让我们一起重读经典,汲取智慧,继续前行。

An Update from us on COVID-19 Class Actions

We are writing to you today to provide the latest information on the status of the two
class actions against China. As of today, we know of only three cases still pending in
the U.S. regarding China’s role in the outbreak of the pandemic. 

美国华州数百居民为争自由集会游行,反对强制疫苗

今日下午13时,在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西湖公园,聚集了几百名来自当地各行各业的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人们是为反对拜登政府的强制疫苗政策而来,预计在当日下午14时进行一场反对强制疫苗、守护美国自由的和平游行。

Loading…

Something went wrong. Please refresh the page and/or try again.


Follow My Blog

Get new content delivered directly to your inbox.

%d bloggers like this: